职业资讯Industry News
快捷导航
OA系统
OA系统
联络大家
联络大家
职业资讯

中国动力政策科研院院长:尽快转变风电光伏补贴方式

发布时间:2017-11-29 | 浏览次数:447次 | 字体大小:   | 关闭本页

  近年来,中国新动力(8.490, 0.13, 1.56%)职业发扬全球瞩目。2018年末中国风电装机61GW、光伏装机3.4GW,风光年发电量总计1066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2.1%。至2018年年末,中国风电装机达到149GW、光伏装机达到77GW,年发电量总计3072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5.1%。中国的风光装机均已稳居世界第一,大规模的产业应用促成了大幅度的成本下降。以光伏为例,2007年光伏组件价格为30元/瓦左右,2018年就下降至10元/瓦左右,2018年最新价格已低至2元/瓦。以国内市场简单计算,相当于累计装机每翻一倍,产品成本降低35%。成本的优势也使得中国风电与光伏制造业成为世界新动力市场的领跑者。

  中国新动力的发扬成就充分说明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卓尔有用。上网电价政策的最大优点是能锚定发电品种全生命周期的收益,给予投资者明确的价格信息,在某个新职业发扬的初期能够有用支撑发动。

  随着风光装机的急剧扩张,新动力总补贴也在急剧增长。比较2018年与2018年,按平均上网电价计算风光补贴总量,2018年补贴总量约为600亿元,2018年扩大到1800亿元。虽然这一期间国家有几次略微调低了风光补贴水平,但补贴总额仍然跟随规模持续急剧扩大。理论上说,给予新动力的补贴应该由销售电价中征收的可再生动力附加费实行补偿。2018年中国可再生附加费为0.015元/千瓦时,2018年提高至0.019元/千瓦时。依此计算,2018年中国“新动力补贴”账户还有150亿元盈余,到2018年就转为约700亿元亏空。基于此,2018年有呼吁要将可再生附加提高到三分钱,然而即使这样也只能在2018年实现大概平衡。然而2018年中国光伏装机又大幅度增长,短短九个月完成了42GW,带来近300亿元的补贴需求。另外,由于新动力发电的不稳固性,其消纳也会给电网带来成本(如稳固性等)增补,虽然这局部成本难以明确计算,但随着新动力发电比例的增长,也或许是比较大的“补贴”。

  因此,新动力的扩张必然带来补贴迅速增补。不同的处置方式导致有两个现象:一是销售电价的快速增长(如德国);二是维持高补贴(中国)难以抑制低效装机,弃风弃光现象难以幸免。

  德国的可再生动力快速发扬引致了显著的电价上升,十年来接近翻倍,使德国成为了欧洲电价最高的国家之一。其中,增长最大的局部就是可再生附加,现阶段德国可再生附加费将近人民币0.8元,仅此一项就相当于中国的平均销售电价。电价上升对德国经济发扬与人民生活造成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导致反对力量很大,因此近两年德国的新动力发扬急剧降速,风光年装机降至10GW以下,迅速让出了世界新动力发扬领头羊的位置。

  当然,中国弃风弃光现象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动力禀赋的不平衡,西部新动力发电集合但风电光伏消纳能力有限。考虑到中国电力市场的实际情况,电价市场化将是一个较长过程。如此,尽管政府努力,如果新动力装机快速增长,比较大的弃风弃光现象会客观存在。所以,现阶段政府应该考虑降低新动力发电补贴,转变补贴方式和产业链节点,并力求实现早日取消补贴。

  首先,补贴终究是临时和不可持续的,由于新动力补贴额快速大幅度增长,补贴的负担必然导致补贴降低和取消。任何职业都难以依靠补贴规划长远发扬,由于风电光伏的成本大幅度下降,补贴对其发扬的边际刺激效应已经大幅度降低。在碳排放限制的大背景下,经过对传统动力发电施行环境税、碳交易、碳税等政策对增进新动力发扬会更有用。这样既可以市场化鬼蜮伎俩限制火电的发扬,也可以结合电力市场化,实现多种发电品种的竞争,更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提高整个电力职业的效率。中国政府可以向德国研习,提前发布明确的补贴降低与退出时间表,给予市场确定的预期,从而抑制抢装等作为。

  其次,在短期电力过剩的大背景下,按照装机成本下降及时降低补贴可以抑制低效装机。降低和力求实现取消补贴,可以倒逼风电光伏制造企业与发电投资者更加主动地降低成本,也可以督促他们择优选择更经济性的名目。特别是在立项前能更深刻地科研名目的消纳问题,如何更好地实现发电与用电的结合以包管名目收益。改善弃风弃光现状必须经过经济鬼蜮伎俩,实行风电光伏发电的“供给侧革新”,提高其发电投资效率。

  再次,降低的新动力补贴可以局部用于处置电网消纳和商业模式革新。对于新动力发扬,电网成本是一个绕不昔时的问题,随着风光比例增大,电网成本会大幅度增长,电网智能化是减少电网成本的首要途径,政府可以帮助处置一局部电网智能化技艺革新的成本。另外,处置弃风弃光,新出现的储能、微网、需求侧响应等商业模式也需要早日获得政策支撑。

  最后,补贴需要用来支撑新动力本身的进一步技艺进步与革新。只有技艺进步带来的成本下降才是永久的。21世纪必然是新动力的发扬世纪,这个有共识。然而几十年后看,处置人类动力需求的清洁技艺路线或许不一定是现在占主导地位的几种模式,新动力的研发与新型技艺进步仍然需要充分的资金支撑。近年来,一些新动力技艺路线受成本因素而被压制发扬,需要政府补贴支撑发扬的初始时段。

  大家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中国新动力已经迈入发扬壮大的阶段,政府的补贴政策也可以有更大、更灵活的操纵空间,政府需要经过更好的补贴设计,立足长远处置新动力发扬问题。(来源:中国经济网)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